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万松岭草堂

    陶瓷文化,技艺结合的典范

 
 
 

日志

 
 

元青花哪里烧制?  

2011-06-24 20:33:11|  分类: 古陶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青花哪里烧制?   景德镇不是元代官控瓷烧造地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刘鉴唐

     当元青花和其它元代瓷器的研究成了热点后,由于找不到准确的官控元瓷烧造地,人们便把各种釉色的元代瓷器精品,统一归类成是由江西景德镇窑烧制的。然而,巴士嘎·刘、青格央金·杜文萍、丁烽3位学者的研究却证实:景德镇不是元代朝廷允许的官控瓷烧造地。现简述他们的研究成果:
 

  一、元朝内务府把中央掌管瓷器的机构设在江西浮梁县,称“浮梁磁局”,设官初称“浮梁磁局大使”,官职九品。在元代史籍中,却很少出现有关“浮梁磁局大使”的记载。原因是:管领“浮梁磁局”的中央将作院置院使(1294年)前,由江西行枢密院指令县丞兼税课局军民人提举,行大使权,计历16年;元贞年浮梁县升州后,又有储政院指派中央杂造局典史行大使权力,历有19年;泰定年起,改由饶州路总管监陶,历经7年;自至顺年起,始由将作院正式接管,委派承务郎以上官品,专任“督陶官”,行大使职权,一直到造反军徐寿辉部将于光占守浮梁(1356年),“浮梁磁局”迁安徽歙县止,经历26年。“浮梁磁局”在浮梁景德镇共存在78年。

  先后行“浮梁磁局大使”职权的县丞、中央杂造局典史、州路总管、将作院督陶官,只是掌管景德镇以外的新旧两处、涉及3省6县官控窑场的烧造。其中包括:窑籍认定、税课核算、下达政府用瓷(官府使用、官家贸易)订烧任务、成品择定、转运入库、分处解送等。掌控原则是“有命则供,否则止”。

  二、将作院浮梁磁局至正年间督陶官赵守祖在自述中,清楚地记述了官控烧造地的地址,及官控窑场与浮梁景德镇的关系:浮梁景德镇只是官控烧造地入库瓷的价位银两核发地、税课征收地,及官控瓷的集散地、转运地;凡运到景德镇、再分派到各地的瓷器,一律标明“镇器”二字(即景德镇瓷器之意),而不准称这些瓷器为“景德镇窑器”,以示与景德镇各窑产品的区别。元代那几处官控瓷烧造地,那里至今仍流传着几百年前“烧瓷在某某,取银在浮梁”的口头语。

  三、官控的两处烧造地,各有分工。旧有的一处,专供烧白釉瓷和卵白釉瓷。扩建新窑之初,景德镇南河之南沙土山东的一个窑场,曾作为该烧造地的一个暂时窑场,加入过卵白釉瓷的烧制,成器称“湖田器”,即被后人称为“枢府瓷”者。但时间很短,新窑建成后,瓷师和窑工便撤回了。新开一处,有分散窑场数个,涉及两省四县,专烧包括卵白釉、珐华器在内的各种釉色大器。按浮梁磁局规定,各窑场具体地点,对外秘而不宣。这就是古籍上常出现的元官用瓷烧造地实行“陶隐居”制度。

  四、除了元朝初年景德镇湖田都窑场曾在很短一段时间加入过官控瓷烧造外,景德镇各窑场未曾烧制过官瓷,且政府对景德镇各窑有明确的禁令:“景德镇陶……窑有尺籍,私之者刑;釉有三色,冒之者罚;凡利于官者,一涉欺瞒,则牙、商、担夫一例坐罪”。禁令中明确告诫景德镇各窑的瓷釉,只准黄、黑、白,凡仿冒其他釉色者,处罚;凡与官控瓷争利者,自窑主、瓷工到运瓷的担夫,集体连坐治罪。至正年间浮梁人蒋祈历数十年观察此中弊病,而书有《陶记》。

  五、与“浮梁磁局”并行共存的,还有由州路总管领司的“税课局”,地址在县城南门外的问津阁旧址。税课局下设与他州县不同的专门置放瓷器的“义仓”、“汉人仓”和“社仓”。“义仓”、“汉人仓”存储他省县官控烧造地解送来的各类釉瓷;“社仓”则是存放景德镇各窑烧制的黄、黑、白釉色的民间用瓷。3种仓的作用不同,税课也不同:“义仓”,存储、待解的官家瓷器,包括官府用瓷和政府贸易用瓷;“汉人仓”,存储、待取由官控烧造地分配给瓷师、瓷工的用瓷,包括自用和销售;“社仓”,则是浮梁县及景德镇各窑烧制的瓷器存放地,或自用或售卖。3种仓之下,各设若干库房。“义仓”、“汉人仓”的库名,多以管库人姓名设名,或以帮会堂号立名。专储景德镇窑瓷的“社仓”,则各以窑场名称库名。

  六、景德镇各窑烧制的釉色瓷突破元政府的限制,是在“浮梁磁局”撤走后,尤其是安徽省官控烧造地被迫停烧(1357年)后,官控瓷师、窑工迁入浮梁,景德镇各窑才开始光明正大地烧造青花瓷和釉里红瓷。但釉里红瓷技术传承甚少,所以到明初之前的十余年间,釉里红等彩瓷在景德镇并未烧出像样的精品瓷来。清朝雍乾时期景德镇督陶官唐英的著述中,有所涉及。

  七、当今流传于世的元瓷精品大器的骨胎原料,既不是浮梁产的

  瓷石,也不是浮梁周边的高岭土、麻仓土,而是当时元代官控窑场当地的瓷石、瓷土。两者的化学成分相差很大。至于能烧制复杂大器的瓷石混入瓷土的“二元配方”,也不是浮梁景德镇的首创和发明,而是若干年后,瓷师窑工进入景德镇,才带去了这种技术。

  八、在资讯不发达的明清时期,因为元政府的“陶隐居”政策,很多学者因找不到元朝官控瓷烧造地,而发出很多疑问,甚至对当时已经传承下来的元瓷精品大器持否定态度。只有清嘉庆景德镇著名学者蓝浦、郑廷桂,已经觉察到,元朝官控瓷烧造地不在景德镇,而是突然消失了。他们在《景德镇陶录》中提出:“江西窑器,唐在洪州,宋出吉州,明见弋阳。何以注‘镇器’,尚言‘江西窑品’?某代止在某处乎?”

  九、当今,如果把元初湖田都窑曾短期代烧过官控卵白瓷、浮梁磁局消失后开始烧制青花瓷,视为元代景德镇是元官控瓷烧造地,显然是失真的。尤其是再把本来是元至正年景德镇人蒋祈和他的《陶记》推前100多年,定论为宋朝宁宗、理宗时期的人和作品,以适应需要,更是不应该的。

  (作者系剑桥大学教授)

 

 

网友古镇昌南 的疑问:

1、浮梁磁局大使”职权的县丞、中央杂造局典史、州路总管、将作院督陶官,只是掌管景德镇以外的新旧两处、涉及3省6县官控窑场的烧造这个说法实在是太牵强了,景德镇又不是交通枢纽,也不是政治中心,凭什么能管到三省的窑口,事实上景德镇是交通闭塞的地方。景德镇和浙江,福建从地图上看起来是很近,但是隔着崇山峻岭,交通非常不方便。

《至顺镇江志·人材·仕进·土著》条记:
堵闰,字济川,金坛人。初辟浙西、浙东宪司书史,历昌化尉,信州路总管府知事,选为江浙行省椽,除从仕郎,建州路录事。再调承务郎、饶州路总管府推官。趣召入觐,以母老俾便传养,特改授镇江等处稻田提举,且赐金帑以宠行。至顺二年(1331年)七月,奉命督陶器子饶,行次三衢之常山以病卒。
难道皇帝派个督陶官到饶州浮梁,仅仅是收集三省6县的官窑瓷,而浮梁瓷局所在地居然不生产官窑瓷?这有点不符合逻辑,为什么三省6县不单独设定瓷局,烧完之后直接送到北京去呢?


2、 除了元朝初年景德镇湖田都窑场曾在很短一段时间加入过官控瓷烧造外,景德镇各窑场未曾烧制过官瓷,且政府对景德镇各窑有明确的禁令:“景德镇陶……窑有尺籍,私之者刑;釉有三色,冒之者罚;凡利于官者,一涉欺瞒,则牙、商、担夫一例坐罪”。禁令中明确告诫景德镇各窑的瓷釉,只准黄、黑、白,凡仿冒其他釉色者,处罚;凡与官控瓷争利者,自窑主、瓷工到运瓷的担夫,集体连坐治罪。至正年间浮梁人蒋祈历数十年观察此中弊病,而书有《陶记》既然说《陶记》是至正年写的,又说是蒋祁亲自观察到的,至正是元朝最后一个朝代,又说是元初景德镇参加过官窑烧制,并且这里又承认了景德镇参加过官窑烧制,不和本文的题目自相矛盾吗?


另外《陶记》曾经写了 “尝记《容斋随笔》载,昔之守令不市陶器,父老所传仅二人焉。呜呼!何辽绝耶?容斋所记可以尽信否耶?何今未有继也!又闻镇之巨商今不如意者十八九"


《容斋随笔》是南宋洪迈著的史料笔记,蒋祁难道会引用100年前的资料来说现在的守令腐败吗?
这不就是拿前朝的上方宝剑斩当朝的官吏一样吗。就像现在我们会拿出清末的资料,来评价现在的官员吗?蒋祁就算是元朝人,但是他的《陶记》写的一定是宋朝的事情
3、1357年景德镇都被农民起义军给占领了,正是动乱的时候,安徽的官办瓷师、窑工居然会跑到景德镇来。安徽的瓷师真是喜欢凑热闹啊


4、 元代孔齐曾在《至正直记.饶州御土》中有如下记载:“饶州御土,其色白如粉垩,每岁差官监造器皿以贡,谓之御土窑。烧罢即封土,不敢私也。或有贡余土作盘、盂、碗、壶、碟、注、杯、盏之类,白而莹,色可爱,底色未着油药处犹如白粉,甚雅。薄难爱护,世亦难得佳者。”
     说明元朝饶州有给皇室烧窑的御土窑。而古饶州只有景德镇烧瓷,古饶州也没有管辖到安徽的地盘。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上好的高岭土是政府管辖的,老百姓只能偷一点点来用,也解释了为什么出土的元朝胎质好的瓷器少的原因。只有在至正十二年,景德镇被农民起义军占领后,老百姓才能用到好的瓷土,但是那时候景德镇已经动乱了,可能只有少数人专心做瓷器了。
从这里还可以看出孔齐说描述的御土就是高岭土,在以高岭土为原料之前景德镇是以瓷石为原料的。瓷石肯定不能用“色白如粉垩”来描述
孔齐写至正直记描述的景德镇肯定是元朝政府统治时的景德镇,也就说明高岭土做瓷器景德镇在元朝政府统治的时候就会用了


5、 烧瓷在某某,取银在浮梁”的口头语。
       连口头语都拿来当论据,谁又能考证这个口头语是什么时候流传的呢?难道一定就是元朝吗?就算是元朝,这个不可以理解为,在某某地烧瓷,然后拿到浮梁去卖吗?
从最近考古和史料记载来看,景德镇是元朝官办窑厂是确认无疑的。不过是不是唯一的窑厂就需要考证。个人认为这篇文章写的有点不负责任,如果真是剑桥大学的教授,就不知道他是教什么的,如果是教政治的话,可以原谅。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